首頁 » 《星漢燦爛》:為什麼太子妃手握好牌,卻落個幽禁的結局?

《星漢燦爛》:為什麼太子妃手握好牌,卻落個幽禁的結局?
2022/09/09
2022/09/09

最近在追《星漢燦爛》,前面的劇情刷了很多遍。每個人物身上都是一個精彩的故事。

故事結局雖程少商和凌不移和解了,但皇宮中那副熱鬧、繁茂的景象卻不在了。

就拿宣皇后來說,她的病逝讓人有些難過,難過中還透露著悲涼,她的一生是有遺憾的,并且到死都沒法彌補。

但與宣皇后有著相似命運的太子妃孫氏,她本來有機會破局,卻被她的執念和愚蠢,斷送了美好前程。

看完太子妃孫氏的前半生,真令人感慨: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。

而人的能力和好運都是平衡的,如果沒有足夠的能力來維持,那好運也會變厄運。

就像太子妃孫氏,怎麼都想不到榮華富貴傍身,最后卻落個幽禁的下場。

太子妃將一手好牌打爛,根本原因在于三點:

01.骨子里的自卑感,是罪惡的根源

太子妃孫氏,出身農戶之家。

當年,文帝還處于落魄時,與孫家結識成為好友。

那時,文孫兩家給孩子訂了娃娃親,等孩子長大成人,就安排婚禮。

后來文帝一戰到底,坐上龍椅,成了當朝皇帝,而他的兒子就成了太子。

太子成婚本是國家大事,理應對太子妃的人品、家世做細致分析才好下定論。

可文帝偏偏講信譽,想起當年文孫兩家的娃娃親,便堅持守約。

文帝寬厚仁義,而太子亦是如此。

所以,太子舍棄了兩情相悅的曲泠君,與素未謀面的孫氏結婚。

當時,只有凌不移反對這門婚事,他覺得太子選錯太子妃將來會出事。

于是,他跑到帝后面前勸說,知道勸不動又跑去跟太子和太子妃說,但沒人把他的話當回事。

太子與太子妃的婚事照常舉行。

就像太子妃所說:「我的母族原指望依靠我飛黃騰達。」

所以,太子妃孫氏怎麼可能放棄這潑天的榮華富貴。

于是,太子妃就這樣成為皇家一份子。

可即便成為人人羨慕的太子妃,孫氏的日子依然過得不開心。

因為她的農戶出身,多次被公主們嘲笑小家子氣。

在霍將軍的祭拜典禮上,三公主特意跑來冷言冷語:「母后要求宮中縮減開支,儲妃母族不過普通農戶,縮減用度后恐怕捉襟見肘了吧!」

這些話就像刻刀般,在太子妃自卑又敏感的心里劃下一道道傷痕,出身卑微就像擺脫不掉的夢魘。

可是,深宮中除了三公主、五公主嘲笑她外,帝后和太子待她如親人,從沒嫌棄過她的出身。

只可惜太子妃封閉了自己的內心,別人對她的好視而不見,別人的嘲諷卻如數家珍,一遍遍地記在心里,成為自己痛苦的根源。

一個人會變強大,不是因為她攻克了多難的困境,而是因為她能放下心中的自卑和挫敗,這些都是積壓在人心中的負能量。

這些負能量得不到釋放,就會在心中生根發芽,最后塑造并扭曲一個人的認知,成為一個人理解世界的方式。

太子妃意識不到這點,所以她在扭曲的世界里越走越遠。

02.德不配位,必遭災殃

文帝信任太子,便將虎符賜予他,讓他掌兵權。

若太子是個能干的人,管好虎符,為將來登帝位,提前實習做準備,于他而言有益無害。

可太子偏偏是個沒膽識、沒魄力的人,自從拿到虎符后,整日吃不好睡不好,生怕有人到東宮盜竊,甚至推脫讓凌不移替他保管。

在一個噩夢驚醒的夜晚,太子妃竟給太子出了個餿主意,讓她堂兄孫勝將虎符帶出東宮外的紫桂別苑存放。

要知道監管虎符是國家大事,沒有萬全的考慮,怎能隨便交給旁人,但太子妃卻想不到事情的后果。

而孫勝也不是個靠譜的人,武藝不精就算了,還整日吃喝玩樂,飲酒誤事。凌不移也曾提醒過太子,不可任人唯親。

但太子覺得都是母族和妻族的親人,多少要留點情面。

果然,孫勝如凌不移所料不堪重用,虎符在被護送途中丟失。

實則是孫勝貪墨錢財,被小越侯收買,親手將虎符遞給小越侯,被人蠱惑陷害太子。

太子出事,自然也會連累太子妃。

事后,凌不疑要追責,太子極力維護太子妃,可太子妃不僅不知悔改,還將程少商拖下水,讓凌不疑不得不改變策略。

要不是凌不疑和程少商幫忙解決問題,太子妃肯定少不了責罰。

一個人的格局有多大,就決定她能站多高、看多遠。

而格局小的人,只會盯著蠅頭小利,而忽略了潛在的危機。

顯然,太子妃的品德,配不上她享有的高位。

即便她拿著全天下最好的牌,都打不出王炸的結局。

因為她接不住。

03.人心不足,必遭反噬

太子迎娶太子妃,最初的目的是為了守信用。

雖然太子與曲泠君曾兩情相悅,但太子決定娶孫氏那一刻,他就暗自發誓要放下曲泠君,好好與孫氏過日子。

成婚后,太子對太子妃相敬如賓。

哪怕結婚十年,孫氏未曾誕下子嗣,朝臣諫言請太子娶側妃,他都力排眾議,維持太子妃的體面。

由此可見,太子真心將孫氏當成攜手共度余生的人。

而太子妃孫氏呢?她做了什麼?

十年里,她沒有好好經營婚姻,沒有想辦法延綿子嗣,更沒有嘗試融入皇室這個大家庭,而是以太子名義,給曲泠君送貼身之物,害得曲泠君遭丈夫家暴,過得生不如死。

當太子得知此事后,對曲泠君心生憐憫,而太子妃竟滿臉猙獰地說曲泠君活該,甚至恨曲泠君占據太子的心。

然而,太子和曲泠君早已放下彼此。 只有太子妃一人,牢牢揪著過去不放。

其實,太子妃這麼做,無非是嫉妒曲泠君,她希望自己也能在太子心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可他們的婚姻,本就不是建立愛情的基礎上。

既要享受榮華富貴,又要完美的婚姻,兩全的人生哪那麼容易獲得?

就連溫婉寬厚的宣皇后,這輩子都沒享受過愛情的甜。

難道她就不委屈嗎?

她是委屈的,但她為了大局,咽下委屈,選擇做個人人敬重的皇后,最終贏得皇帝敬愛,越妃尊重,子女孝順。

如果太子妃放下執念,學學皇后如何顧全大局,咽下委屈,她的后半生有享不盡的富貴。

只可惜,她將執念打造成一座牢籠,既囚禁了自己,也阻擋了外人進入。

就像程少商說的:「忘不掉曲泠君的從來不是太子,而是你。」

執念就是深淵,當你凝望它時,它也凝望著你,誘惑你步步深陷。

人生不止眼前的愛恨情仇,還有長遠的生活和美好。

如果你想擁有愉悅自在的人生,就拋開執念,多看看身邊的美好。

一個人之所以強大,不是因為良好的出身,不是因為殷實的家境,而是因為她有戰勝自我的能力。

愿你也有這種能力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