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星漢燦爛番外,霍將軍好大的醋味

星漢燦爛番外,霍將軍好大的醋味
2022/09/23
2022/09/23

賞日而歸的兩人,被蓮房叫到主廳用早膳。

樓垚因要陪著何昭君,未參加宴席,故而,主廳上只有程家上下老小。

霍不疑恭敬地坐在少商身側,努力做出平易近人、乖巧卑微的姿態,然,有的人,他什麼都不用做,往那里一站,威嚴氣勢便顯露無遺。

很顯然,霍不疑便是這般的人物。

程家人的拘束少商看在眼中,她笑呵呵地打著圓場:「阿父、阿母,我們何時回都城?」

程始回道:「我和你阿母計劃了下,今日未時出發,戌時左右便可到都城,正好能夠趕上明日的早朝。」

「好。」

少商一邊說著一邊重重地打了一個哈欠。

萬萋萋坐在少商的身側,抿著嘴偷偷地笑著,她側頭靠近少商耳邊,悄聲調侃:「昨夜累壞了吧。」

少商小臉一紅,小聲嘀咕:「萋萋阿嫂,你說什麼呢?昨夜,昭君生產,我們一夜未睡。」

「什麼?你們昨夜沒洞房?」萬萋萋一聽,一臉詫異地看著少商。許是太過于詫異,聲音略有些高,兩人竊竊私語的話,在場的眾人皆聽得真切。

咳……

毫不夸張地說,在場的眾人,皆咳了一聲,口中的湯湯水水險些噴出來。

而少商的小臉一陣白一陣紅,她委委屈屈地看著萬萋萋,拉了拉的衣裙,一臉埋怨,仿佛在斥責萋萋阿嫂,這種事情怎好當著全家人的面講。

萬萋萋尷尬地笑著,一臉抱歉的小模樣,她真的不是故意的,一不小心,嗓門有些大了。

眾人一臉尷尬,唯獨霍不疑面不改色地繼續喝著粥,程始實在是看不過,看著少商說道:「昨夜你們助樓垚新婦生產,也是辛苦了。我便不留你們吃早膳了,快回房休息吧。」

「謝謝阿父體諒。」少商嬌羞地拉著霍不疑遠離這大型的修羅場。

蕭元漪一臉無語地看著身側的程始,小聲斥責著:「你一個當阿父的,怎麼可以當著孩子的面說這些話。」

程始一臉懵,不解地問道:「我說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了嗎?你看那兩孩子,眼眶發黑,我們下午又趕路,不得回房休息休息嗎?」

蕭元漪覺得自己和程始說不通,他這麼想倒是沒什麼,只是眾人剛剛說洞房的事情,他忽讓兩人回房休息,難免讓人想入非非。

霍不疑被少商拉了出來,身側的嬌妻一臉關切地問道:「你累嗎?我們回房補個覺。」

霍不疑點了點頭,心中早已心猿意馬起來。

回房?補覺?

反正先回房再說,至于是不是補什麼,那就不好說了。

想入非非的某人,忽在樓家的庭院內看見了一輛小軺車,車子四面敞開,頂上是圓圓亭亭的輕盈傘蓋,通體的漆紅在太陽的暴曬下變了顏色。

霍不疑不悅地看著那輛小軺車,心底醋意大發,想著少商曾與樓垚并坐在這輛小軺車上,在田間共賞春光的場景,霍不疑心中酸酸的。

他突然愣在當地,不懂。

「子晟,怎麼了?」少商不解地看著他。

霍不疑指了指小軺車,說道:「你不是喜歡山間田野的自然風光嗎?我們一起去觀賞一番可好。」

原本困意滿滿的少商,立刻來了精神,連忙應允:「好呀,好呀。」單純如她,哪里知曉霍不疑這廝的真實心理呢。

少商來到小軺車側,撫摸著車轱轆,嘟囔著:「也不知這小軺車還能坐嗎?它可是三叔母送給我的,沒想到阿垚還把它收留在了樓家。」

霍不疑拍了拍小軺車,回道:「雖有些破舊,卻很結實,放心,我不會讓你摔著的。」

「嗯嗯。」

少商點著頭,與霍不疑一同將小軺車推了出去,霍不疑從馬圈內找到了一匹小馬,套在了小軺車上,他扶著少商上了車。

隨即,自己也興奮地坐在小軺車上。然,這小軺車很小,霍不疑和少商坐在一起,擠得慌。

被擠在一旁的少商,嘟囔著:「之前和阿垚坐的時候也不曾這般擠,為何現在這般擠了呢?」她瞥了一眼身側的霍不疑,見他身材剛健有力,方才找到原因所在。

霍不疑見少商被擠得蹙著眉,小臉皺在了一起,便輕輕一提,一按,少商便如此這般被他抱在了懷里。

他曖昧地看著少商,問道:「還擠嗎?」

少商嬌羞一笑,搖了搖頭。

霍不疑只覺得神魂蕩漾,他抱得少商更緊了些,將女孩的頭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胸前,仿佛這般還不夠,他微微提了提女孩的身子,讓她完完全全地坐在自己的腿上,靠在自己的頸窩之處。

小軺車吱嘎吱嘎地滾動著,兩人絲毫不顧慮他人的目光,如此這般在山間田野處晃蕩。情到深處,霍不疑低眸吻向了少商。

她的身子很香,她的唇很軟,與霍不疑剛毅的身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柔與剛,在這春風之中碰撞著,一切都是那麼的甜美。

袁善見駐足于涼亭之上,看著小軺車上親密無間的兩人,心中如刀絞一般疼痛。

上天為何要如此待他,五年前,小軺車上坐著少商和樓垚,五年后,小軺車上坐著少商和霍不疑,而他呢,卻要目睹這一切,這對他而言,何其殘忍。

他暗暗發誓,待他位列三公之日,必定尋得這天下最好最好的女娘相伴一生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