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四十年前的香港邪典功夫片,曾被美國雜志爭相報道,港片忠粉昆汀的最愛電影之一!

四十年前的香港邪典功夫片,曾被美國雜志爭相報道,港片忠粉昆汀的最愛電影之一!
2022/11/13
2022/11/13

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,是邵氏電影最興盛繁榮的二十年。七十年代初,受當時政策影響的邵氏因台灣冗余的資金無法調回香港,于是在1973年讓張徹在台灣成立「長弓電影公司」,拍完片子拿到香港發行。張徹在長弓拍的電影有15部之多,主演多為「張家班」成員,其中也有不少新人。1976年,張徹返回香港,并帶回了郭追、孫建等幾位在台灣發掘的新人,后來, 他們也被統稱為他的「第三代弟子」

回到香港后,張徹為邵氏拍了具有濃烈cult風格的《五毒》和《殘缺》,這兩部電影都是張徹中后期的代表作品,也是對其傳統武俠電影風格的顛覆。這一次 我們就來聊聊這部《五毒》。

影片除了有大量對人性的狡猾與權謀的描述外,片子后段對多種克敵方式的展現,還充滿了怪誕和邪典的意味, 充滿了詭譎、狠毒且近乎畸形的視覺奇觀。

五毒門老掌門自覺時日無多,感嘆五毒門之前做過很多壞事,于是就讓身邊唯一的弟子楊得(江生飾),聯合其中一位師兄清理門戶, 并找到師叔的寶藏。

五位師兄分別是老大蜈蚣(鹿峰飾)、老二蛇(韋白飾)、老三蝎子(孫建飾)、老四壁虎(郭追飾)、老五蛤蟆(羅莽飾)。而江生扮演的楊得則在眾人之中排行老六,集五種功夫之所長。

他的五位師兄中,老大和老二,老四和老五彼此認識,但誰都不認識老三和老六。所以在影片的封閉敘事中, 「老三是誰」成了影片前段和中段最大的懸疑點。在這樣的懸疑點設置下,影片的劇情跌宕起伏,而精彩劇情之外的少量留白,也給予了觀眾適當的遐想揣摩空間。

除了懸疑點設置帶來的觀影樂趣外,片中的人物塑造也具有很多看點。老四、老五所代表的,是天地之間的浩然正氣,是傳統武俠電影中的人物,他們主張懲惡揚善,用自己所學的武功聲張正義。老四的壁虎飛檐走壁,老五的蛤蟆氣功,本質上都是防守功夫,不會對他人造成嚴重影響。但人性是社會中的最大變量,老五只懂抓人,卻不知還有官匪勾結的現象。

所以老五的死也能意料到,而當浩然正氣被邪魔外道毀滅,其中散發出來的悲痛力量,足以撼動人心。

老大、老二、老三是片中的反派,他們所代表的,是江湖中為謀求自己利益而不擇手段的那群人。老大的蜈蚣百足千手,老二的靈蛇游動,老三的蝎子擺尾, 本質上都是利用進攻搶占先機,打敗對手的功夫,通過損人,達到利己的目的。

所以在片尾大戰時,采用的是老六代替老五,與老四配合,一起對戰老其他三位師兄。這體現的, 是武學的相互制衡,相生相克,一物降一物。

如果說六位師兄弟的性格塑造都是為影片主題服務,太過扁平化的話,那麼老二在影片后半段性格的轉變可謂是影片的亮點,他是富家公子,本來可以衣食無憂,但因誤入五毒門殺了人后,卻只能這樣繼續下去。

相信你看完電影的前50分鐘,會覺得這部電影是部非常傳統的武俠功夫片。但當你看到影片后50分鐘,看到破了老五功夫的「萬針衣」,逼老五招供用的「紅背篼」,讓老五咽氣的黃紙浸水(「加官進爵」),以及勾喉針,刺腦針時,你會驚嘆導演的強大創造力,盡管這些酷刑和殘暴的殺人手段有部分能在古籍中找到記載,但能將它們進行視覺化呈現,著實了得。

盡管影片在人物塑造,酷刑的視覺化,正邪對立,攻擊防守對立等方面呈現得不錯, 但沒有把開篇的懸疑性延續到最后也是影片最大的遺憾。

拍完《五毒》后,其原班人馬又繼續拍攝了《殘缺》。之后,羅莽一直混跡TVB,并出演了《醉打金枝》《妙手仁心》等劇,最近一次有名字的配角是《葉問3》里的羅師傅。

鹿峰是本片的武術指導之一,拍完《五毒》后,他曾出演多部電影,1985年拍攝完《上海灘十三太保》后轉入幕后做武術指導和導演,隨后進入電視劇行業,在擔任導演和武術指導之余,還塑造了很多經典的角色,如1991年《新白娘子傳奇》里的蛤蟆精王道臨等。

江生一直在演戲,偶爾擔任執行導演,武術指導等工作,他于1990年4月24日逝世。

韋白在80年代初離開邵氏,短時期加入亞視,參演《四大名捕重出江湖》等多部劇集的拍攝。80年代末淡出演藝圈,傳聞遠走阿根廷。

孫建則一直在演戲,到1992年后,網絡上很少能查到他的消息。

郭追在《五毒》賣座后,曾在多部電影里擔任男主角,隨后轉行做武術指導,參與執導了《縱橫四海》、《白髮魔女傳》等多部電影。并曾獲得2次金像獎最佳動作設計提名,1次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提名。還曾擔任美國電影《007:明日帝國》及法國電影《狼族盟約》的動作指導,可謂把事業發展到了海外。

好萊塢導演昆汀·塔倫蒂諾曾公開表非常很喜歡本片。而在美國《娛樂周刊》2003年評選出「全球50部經典cult片」榜單上,《五毒》位列第11名,可見其在國外有很大的影響力。此外,本片對華語電影也有著很深遠的影響,它直接啟發了桂治洪的「邪」三部曲以及其他香港cult片的創作。

可能《五毒》并不是部單純的功夫片,但它在其中對于人性、暴力與善惡的思考,在當時具有劃時代的意義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只要江湖在,殺戮和紛爭就在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