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《陳情令》對一個失而復得的人,你會不會把他捧在手心里?

《陳情令》對一個失而復得的人,你會不會把他捧在手心里?
2022/09/18
2022/09/18

開篇語:對一個失而復得的人,你會不會把他捧在手心里?反正藍二哥哥會的。

當年的「無聊」有多冷酷,后來的「幸好」就有多溫暖。

比起前半生的復雜情緒,十六年后,忘羨對視的目光要「直白」很多!

藍湛的篤定

01,十六年后大梵山,「死別」后的重逢

無論有多少前因后果,離別總顯得猝不及防;

無論有多麼驚喜和突然,重逢總是太過漫長。

藍湛等這熟悉的旋律太久,望著眼前吹笛人,目光篤定,卻免不了摻雜著不可名狀的猶疑。

魏嬰帶著面具,看不出眼神中的冷暖,無妨,回來就好,來日方長。

當年沒有握住那只手,如今,再也不想放開。

魏嬰的吃驚

02,靜室中無交集的目光

藍湛終于如愿將魏嬰「帶回云深不知處,帶回去,藏起來」;

只是這個愿望的實現,遲到了十六載。

大梵山來不及言語,就被江澄闖入;

好在,忘羨之間,時過境不遷,知己間的默契仍在,何須多言。

只是藍湛怎麼也沒想到,魏嬰想要逃開他的保護圈;

紫電那一鞭,抽在魏嬰身上,更是抽在了藍湛心頭,緊張到呼吸一滯。

靜室的藍湛

魏嬰醒來,見藍湛在不遠處撫琴,琴聲緩緩,似淺吟低訴,比月光更柔,比夜風更輕。

藍湛說著十六年間旁人的尋找,對自己,只字不想提及;

魏嬰掛著笑意,眼中卻泛著淚光,十六年于他,不過是昨日情殤,連心間的淚痕都不曾干涸。

最終,所有的苦楚化為一句:不過那個時候,你真的信我嗎?

藍湛沒有回答,只是撫平琴弦。

那一刻,靜室里只剩隱隱回繞的嘆息,不知到底是誰的心弦在隱隱作痛。

靜室醒來

03,冷泉邊問戒鞭痕

靜室里話說五分留五分,目光交錯卻無交集,一個眼眶盈盈,一個心有淚光。

第二日,陽光灑滿云深不知處,魏嬰信步回想,年少的點滴在腦海重演,卻是一番悲喜交加。

那時有師姐的淺淺笑顏,有江澄的埋怨和聒噪,也有藍湛被撩撥到跳腳……

冷泉的藍湛

有人說藍湛是故意讓魏嬰看到他的戒鞭痕,有人說未必,你怎麼看呢?

不過,不能否認的是,如果說,魏嬰看到后山的兔子們有一點點吃驚,看到藍湛背上的傷痕便有百倍的驚愕。

四目相對,魏嬰一臉嚴肅,他暗暗感覺這痕跡與自己有關;

含光君不屑撒謊,又不想此時告訴魏嬰這些,于是,只是坦蕩地回視慍怒的魏嬰,以沉默作為一種安撫。

冷泉的魏嬰

04,冥室安撫刀靈

當忘羨相對無語時,恰好冥室里的刀靈躁動不安,連藍老先生都鎮不住它,小輩們前來求救。

真是由衷地道一聲,久違了忘羨默契十足的「正事專用版對視」。

那一瞬間,仿佛十六年沒有空轉,仿若一下就回到了并肩的從前。

默契

藍老先生醒著,魏嬰只好故作胡鬧;

等藍老先生徹底暈倒,魏嬰才正正經經地大顯身手。

藍湛將一切看在眼里,卻并未多言,含光君的縱容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。

藍湛的關心

待刀靈平息,魏嬰上前試探,陰虎符的威力席卷而來,魏嬰一時恍惚差點暈倒;

藍湛趕緊上前扶好魏嬰,眼神里都是驚恐未定,仿佛在臉上寫滿了:魏嬰沒事吧!

只能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,丟過一次的寶貝,總是特別珍貴;

就連含光君都不能免俗,一旦涉及魏嬰,理智淡定全不在;

太想知道,在藍湛心中,魏嬰到底有多「脆弱」,是否都「不能自理」!

魏嬰的示弱

藍湛忙著照顧叔父時,魏嬰就不遠不近地等在靜室外,小心翼翼地拼湊著奇奇怪怪地蛛絲馬跡。

直到藍湛出來,兩人交換了意見,果然不謀而合。

忘羨的默契果然能夠跨越山海,超越時間。

不得不說,聶導果然聰慧過人,看人看事都很準:在大是大非面前,忘羨永遠是最強組合。

不謀而合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