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29年前的邪典片,葉玉卿顛覆出演,刪減6分鐘,上映僅7天遭下架

29年前的邪典片,葉玉卿顛覆出演,刪減6分鐘,上映僅7天遭下架
2022/09/13
2022/09/13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香港電影圈不乏女神的存在。

葉玉卿,無疑是當時的港台女星中最傳奇的一位。

1985年,葉玉卿參加亞姐選美,奪得季軍、最有性格小姐和最健美小姐三個獎項。

18歲的葉玉卿因此被亞視簽約成演員,開始出演一些電視劇,但演藝事業始終不溫不火。

在電視圈耕耘了五六年之久,葉玉卿卻始終沒有等來演藝事業的騰飛,1991年,24歲的葉玉卿尋求事業突破,轉型接拍了《情不自禁》、《我為卿狂》、《卿本佳人》三部電影。

這三部電影前后腳上映,短短一個月時間,狂攬三千多萬港幣的票房,主演葉玉卿從一位二線電視演員因此人氣暴漲,成為轟動港台的女藝人,更開啟了女星突破戲路轉型拍片的先河。

在之后的幾年時間里,無數香港女神為了事業突破,前赴后繼地開啟轉型之路。

而作為開啟這股風氣的領頭人物,葉玉卿的聰明在于,她懂得急流勇退、見好就收,并沒有一味沉溺在那些品味不高的電影里,反而開始積極開拓戲路,磨煉演技。

僅僅幾年時間里,葉玉卿一邊在各類商業片里扮演光彩奪目的女神,同時又能在文藝片里展現不俗的演技,靠著兩部電影 《天台的月光》、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入圍金像獎影后。

九十年代后期,香港電影行業衰退,葉玉卿再次急流勇退,毅然選擇嫁給富商胡兆明,32歲就淡出娛樂圈,安心做一名家財億萬的豪門闊太,只把最好的年華留在觀眾的銀幕記憶里。

這一期要推薦的是葉玉卿主演的一部犯罪驚悚片,上映于1992年的《 盲女72小時》,這部電影將驚悚片里最慣用的未知恐懼演繹得入木三分,講述了葉玉卿飾演了一位盲人貴婦,在雙目失明的狀況下對抗恐怖殺手的故事。

本期「 被遺忘的港片」,就帶大家回顧一下這部經典電影——

《盲女72小時》

3 Days of a Blind Girl

影片由嘉禾公司出品發行,在台灣又名《 子夜驚魂》。

從八十年代開始,香港電影便開始大量地模仿歐美電影,這部《盲女72小時》的故事靈感,明顯是在模仿1967年由奧黛麗·赫本主演的驚悚犯罪片《 盲女驚魂記》。

在九十年代,香港電影公司跟風嚴重,就在《盲女72小時》上映的同年,還有另一部題材、故事高度類似的電影《觸目驚心》,后者上映更早,由黃百鳴編劇,周海媚主演。

這兩部電影都屬于摧花狂魔式的懸疑驚悚片,設定也很類似,都是失明女主角被困在一棟郊區孤墅,與殺手一對一對峙,女主角孤立無援又求救無門,人身安全危在旦夕,漂亮美艷卻又身有缺陷的女主角如何逃脫兇徒魔掌,是這兩部電影最核心的噱頭。

《盲女72小時》的導演陳榮照,八十年代投身電影圈,師承新浪潮導演唐基明,后來得到伯樂張堅庭的提攜升任導演,《盲女72小時》正是他首次獨立執導的電影,張堅庭擔任了監制工作,陳榮照導演電影不多,比較知名的還有《那個少女不多情》。

編劇蘇文星是嘉禾御用編劇,作品類型頗多,既有科幻片《女機械人》、與徐克合作的武俠片《斷刀客》、《黃飛鴻之西域雄獅》,還有喪尸片《生化壽尸》,愛情片《舞男情未了》等等。

電影的最大賣點自然是擔綱女主角的葉玉卿,葉玉卿在片中除了依舊美艷外,顛覆飾演了一位盲人妻子,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對付一位兇殘殺手。

女主角 阿香(葉玉卿 飾)剛剛與丈夫從美國做手術回來,醫生告訴她,手術后需要三天才能恢復,她的丈夫 Jack(陳友 飾)是心臟科醫生,兩人婚后的感情一直很甜蜜。

本來阿香暫時失明,最需要丈夫在身邊照顧,可是恰好丈夫要去澳門出差參加醫學研討會,只好留下家里的仆人阿梅,幫忙照顧妻子。

阿梅有個追求者,是附近的警察,得知阿梅要幫雇主沖印幾張照片,于是主動答應替阿梅去沖洗照片。

當丈夫離開后,仆人阿梅借口出去買藥,于是,偌大的別墅只剩下失明的阿香和家里的一條寵物狗,讓阿香沒想到的是,她的噩夢會因此開始。

阿香家住在郊區,附近沒有什麼居民,仆人阿梅遲遲不回來,讓獨自在家的阿香很害怕。

就在這時,一個陌生人來到了阿香的家,對方自稱名叫 朱森,聲稱是阿香丈夫的好友,跟阿香聊起了她的丈夫Jack,阿香絲毫沒有懷疑。

晚上,朱森再次不請自來,他竟然悄悄換上了阿香丈夫的衣服,對阿香說起自己和老婆之間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越說越氣憤,阿香都有點害怕了。

此時剛好雨停,阿香委婉地下逐客令,想要讓朱森離開自己的家。

之后阿香回到樓上洗澡,孰不知朱森并沒有正的離開,而是躲在了她的家里。

阿香雖然失明,但隱約感覺自己身后有人,結果朱森又突然闖進屋內,聲稱她的家里闖進了小偷,但其實朱森根本是在演戲,借此博取阿香的信任。

接著,朱森悄悄在牛奶里下了迷藥,催促不知情的阿香喝下去。

阿香感覺到危險,她摸索到電話,但電話沒有聲音,因為電話線早已經被掐斷了。

第二天早上,阿香借口說仆人阿梅一夜未歸,讓朱森幫忙打電話報警,朱森假模假樣地對著電話報案,卻恰恰暴露了自己在演戲。

因為此時的阿梅已經知道,電話根本打不通了。

朱森見阿香開始懷疑自己,因此也不再掩飾身份,告訴阿香,仆人阿梅回不來了,因為她被自己關在汽車的后備箱里。

朱森想要侵犯阿香,卻遭到阿香的激烈反抗,朱森于是故意威逼阿香,像妻子對待丈夫一樣伺候自己,還給她準備了一頓飯菜。

等阿香吃下去的時候,朱森卻告訴他,菜里的肉是她養的寵物狗,并威逼她必須咽下去。

阿香根本無力反抗,她獨自躲在衛生間里狂吐不止,痛哭之后她意識到自己如今孤立無援,只能想辦法自救。

她開始假意配合朱森,并從朱森口中套取對方綁架自己的動機。

朱森告訴了阿香讓她震驚的事實,阿香的好好丈夫Jack其實是一個出軌的渣男,朱森的妻子原本是Jack的患者,結果兩人卻搞在了一起,讓朱森憤怒不已。

朱森非常愛自己的老婆,被戴了2年的綠帽子都不說出來,直到老婆病發死去,他才來報復。

為了報復Jack,他一直在監視Jack的家,終于讓他逮到機會,趁著Jack外出加上妻子失明的機會,潛入Jack的家,打算給Jack也戴一頂綠帽子,因此才會綁架控制阿香。

阿香假裝哮喘病發作,讓朱森出門去給自己買藥,支開對方后,阿香找到了丈夫最近剛買的移動手提電話,可惜電話因為一直沒用,所以需要充電。

阿香想要上樓拿充電器,卻在上樓梯的時候不幸摔倒,恰好朱森外出回來,為了不被朱森發現手里的電池,阿香做了一個狠人的決定,將電池藏進自己的身體里。

很快,朱森發現阿香是在裝病,繼續折磨阿香。

就在這天深夜,別墅內居然又闖入一名不速之客,對方是一名想要行竊的小偷。

阿香求小偷救自己,可小偷見到阿香是個盲人后,居然想要侵犯她,這時,朱森突然出現,將這名不知死活的小偷給就地處決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附近的警察突然找上門,對方是來找阿梅約會的。朱森本想敷衍對方說阿梅不在,可警察仍然固執地要進屋找人。

然而朱森早有準備,將阿香關在衣柜里,用被殺的小偷的尸體躺在床上,騙過了進屋的警察。

等朱森忙著送警察出門的時候,阿香成功自救脫困,此時阿香的視力開始恢復,她的眼睛漸漸地可以看見零星亮光,因此順著光亮跑出門,迎面攔下一輛車。

萬萬沒想到,等阿香上車之后才發現司機是朱森,再次被無情地帶回來。

阿香內心的絕望,可想而知。

這時,本來離開的警察突然覺得不對勁,他之前曾經幫仆人阿梅洗印照片,發現照片上的男主人根本不是朱森的模樣,于是去而復返。

卻沒想到,這名警察就是個戰五渣,輕易被朱森給殺死。

朱森如今連殺了兩條人命,已經陷入瘋魔,決心霸王硬上弓,正在對阿香施暴的時候,好死不死,阿香的丈夫Jack居然回到了家。

Jack以為妻子阿香出軌,朱森質問Jack,是否還記得自己的妻子?

然而Jack是個時間管理大師,情婦實在太多,根本不記得朱森的妻子。

這下徹底激怒了朱森,用警察的槍打傷了Jack,兩人發生了扭打。

與此同時,阿香的視力漸漸恢復,開始利用手邊的一切工具對付朱森。

朱森戰斗力爆表,阿香決定智取,先關掉屋內的燈,再在地上灑滿圖釘,然后利用打火機加酒精噴霧將朱森給燒傷,最后在廚房里點燃煤氣想要炸死朱森。

可惜朱森生命值太高,阿香一連串措施都只是傷到了對方的皮毛。

關鍵時刻,阿香的視力居然恢復了。

于是她將計就計,繼續假裝失明的樣子,引誘朱森靠近,然后成功將其殺死。

此時的阿香今非昔比,對著朱森的尸體留下一句:

不要以為女人好欺負,我狂起來也是很可怕的。

阿香并沒有救傷重失血的丈夫Jack,她已經看穿了這個渣男的本質,經過這場危機過后,阿香決定不再依靠任何人,敢和男人搶出租車,重獲新生的她變成了一名獨立堅強的女性。

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。

在九十年代香港影壇流行的眾多奇案驚悚電影中,這部《盲女72小時》算是一部完成度頗高的作品,雖然人物、場景簡單,但編導調度得當、敘事簡潔有效,雖然有一些剝削獵意味的鏡頭,但整體并不流俗,娛樂性和觀賞性都可圈可點。

本片是一部標準的封閉空間戲,全片大部分情節都是在一棟大宅內拍攝,故事卻一點都不單調, 電影最精彩的部分是女主角與反派朱森之間,從強弱懸殊到女主角逐漸冷靜后沉著應對,形勢逐漸逆轉,甚至變成了有來有往的較量和對峙

前半段的重心在于驚悚氛圍的營造,后半段的故事核心變成了女性復仇。

失明的女主角,以家中各種家具小道具做成武器,裝哮喘病發、藏充電器,中段不時有人來到大屋中像是警察、小偷等等都讓人捏把冷汗,讓觀眾代入困境中的女主角的視角,在不辨光明的絕境中,尋找逃出機會,一氣呵成相當痛快,中間有一些驚悚鏡頭,敘事牢牢抓住觀眾的眼睛。

影片的成功之處,要歸功于演員的表演。從本片就能看出,葉玉卿和同類女星的區別,在一部商業驚悚片當中,葉玉卿的演技是相當合格的, 從依附丈夫的幸福,到突如其來的壓迫,再到接受現實和反抗,轉折明確又不突兀,表現入木三分

尤其是影片的結尾,導演將主題升華到了女性自強的價值觀層面,無形中也很貼合葉玉卿想要打破固有銀幕形象的野心,不愿再做一個漂亮的花瓶,而是去做一個真正的獨立女性。

影片在當年香港上映時,票房僅收獲了 290萬港幣,僅僅在院線公映了7天就下映。

此外,香港英皇公司在2019年翻拍了這部電影,新版片名叫做《 致命24小時》,由香港演員吳卓羲和湯怡主演,但從影片目前曝光的預告來看,幾乎可以斷定是一部網絡電影級別的翻拍爛片。

用戶評論